看着已经闭上眼睛,完全陷入?#20102;?#20043;中的姜云,姜万里目光转而看向了四周。

  不知何时,四周已经不再是只有上百名姜村人,而是又多出了无数的人影,黑压压的一片,足有数万人之多。

  他们,是所有的姜族族人!

  如果姜云此刻能够睁开眼睛的话,那么?#22815;?#22312;其中认出几张熟悉的面孔。

  比如说曾经前往山海界寻?#22812;?#23004;万里他们的老者姜战和青年姜月望;

  比如?#21040;?#26063;现任的族长,姜君浩!

  他们每个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已经?#20102;?#30340;姜云的身上,而每个人的脸上也是带着各种不同的神色。

  有的是坦然,有的是不满,有的是嫉妒,甚至还有的是愤怒!

  他们的表情,像极了当初所有寂族族人面对处于濒死状态的东方博时的表情,无比的复杂!

  不过,不管他们脸上是什么表情,当姜万里那平静的目光扫过他们的时候,他们都是急忙低下了头去,不敢对视的同时,也隐藏起了自己的表情。

  姜万里淡淡的扫了众人一圈之后,最终将目光停留在了姜月柔的身上,脸?#19979;?#20986;了慈爱的笑容道:“就你最不舍,那就让你再和云娃子好好的道个别吧!”

  所有姜族族人,不管他们之前的脸上是什么表情,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身体都是情不自禁的微微一颤。

  而始终没有停过流泪的姜月柔,在这个时候却是收起了眼泪,缓缓在走到了姜云的身边,伸出手来,摸向了姜云的脸颊。

  只是这个时候,她的?#31181;?#21364;是变得虚幻了起来。

  甚至根本都无法碰触到姜云的脸,而这也让她的脸?#19979;?#20986;了无奈之色。

  深深的注视着姜云的脸,姜月柔的脸上忽然露出了笑容,然后俯下身子,轻轻的在姜云的额头之上,留下了一个吻。

  “云哥哥,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开心的活下去,就如同小时候的你一样,月柔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的!”

  直起身子,姜月柔依依不舍的退到了一旁。

  那双眼睛,?#24904;?#28982;停留在姜云的脸上,似乎是要将姜云的相貌,永远的留在自己的记忆之中。

  看着姜月柔,姜万里的脸?#19979;?#20986;了一丝歉疚之色,不禁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而等到他再次睁开之后,脸上的歉疚已经荡然无存,恢复了肃穆之色,沉声开口道:“所有姜族族人,我们,?#19979;?#20102;!”

  话音落下,姜万里蓦然大袖一挥,一股浩瀚的力?#30475;?#20854;袖中涌出,化作了一股狂风,卷住了所有的姜族族人,直冲天际,消失无踪。

  唯有姜万里依然站在原地,看着姜云道:“云娃子,爷爷还能为你做最后一件事。”

  “不过最终能否成功,我也不知道,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话音落下,姜万里闭上了眼睛,眉心之中的十道彩色印记再度旋转了起来,散发出了朦胧的光芒,包裹住了自?#28023;?#21253;裹住了姜云,充斥在了这片空旷的虚无之后,继续的蔓延了开来……

  ……

  东方博,为了追寻当初寂族族人灭亡的真相,将自身的魂献祭给了天地祭坛,导致他已经处于了死亡的边缘。

  哪怕在九名寂族强者的帮助之下,让他已经和天地祭坛融为了一体,但最多也就是让他苟延残喘的多活一段时间,甚至都无法苏?#21387;?#26469;。

  他依然保持着蜷缩的姿势,静静的躺在天地祭?#25345;?#20013;,一动不动。

  可突然之间,却是有着一道朦胧的彩色光芒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哪怕是九名寂族强者都没有发现这光芒的到来。

  这道光芒悄无声息的包裹住了东方博的身体,

  而身在光芒包裹之下,东方博的的眼皮竟然轻微的颤动了一下。

  那张苍老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甚至还轻轻的点了点头。

  似乎他是在昏迷之中,做了一个梦!

  ……

  大?#22856;?#23792;所在的世界之中,荒远,浑天和剑生这三名归源境的强者,正在和大?#22856;?#23792;激战。

  不得不说,多亏有了浑天和剑生这两人的加入。

  不然的话,单凭荒远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是大?#22856;?#23792;的对手。

  大?#22856;?#23792;的?#23380;?#23665;峰之内,?#21450;?#21547;了曾经被它吸?#23637;?#27668;血的那些修士的力量。

  再加上以荒君彦在内的五名顶级强者的存在,使得每一座山峰几乎都拥有着至少堪比归源?#25345;?#26399;的实力。

  五人一体之下,荒远最多也只能勉强和它战个平手。

  除此之外,大?#22856;?#23792;?#22815;?#26102;不时的会让荒君彦直接出现在荒远的面前,让荒?#22930;?#25163;束脚,根本不可能发挥出全部的力量。

  因为毕竟,荒君彦是他的祖父。

  哪怕明知道祖父已经被大?#22856;?#23792;变成了提线?#20061;?#19968;般的傀儡,他也不敢亲手杀死自己的祖父。

  不过,随着浑天和剑生的先后参战,总算是减小了他的压力。

  如今片刻的时间过去,已经有两座山峰之内的?#20061;?#20840;都被击杀。

  ?#23601;?#38745;并没有参战,而是站得?#23545;?#30340;。

  ?#35805;?#27861;,她只有人道境的实力,这样的大战根本就不是她能够参与的,所以她只能用充满关切的目光注视着剑生。

  时不时的,她?#22815;?#25260;头,看一眼天空,担心着已经离开了这里的姜云。

  忽然,一道朦胧的彩色光芒从天而?#25285;?#35206;盖在了?#23601;?#38745;的身上,也让?#23601;?#38745;根本没有丝?#37327;?#25298;之力的闭上了眼睛!

  仅仅刹那之后,?#23601;?#38745;便已经重新睁开了眼睛,那张?#35272;?#30340;脸上,所有的担忧之色都是化作了决绝,看向剑生等的目光也是不再有担心。

  似乎,就在那刹那之间,她的心中,已经做出?#22235;持?#20915;定!

  而她身体之上的光芒也是悄无声息的消散了开来,以至于连荒远等三位强者,根本都没有察觉到光芒的出现。

  ……

  一个不知道是何处的世界,虚无之中,站着一名身材高大,须发皆白的老者。

  如果姜云能够看到这位老者,那么自然能够认出来,他就是自己的三师兄,轩辕行!

  有着两条道纹凝聚而成的锁链,同样?#26377;?#26080;之中伸出,一左一右的深深刺入了轩辕行的身体之中,将他牢牢的缠绕了起来。

  这两条锁链,一条无比的凝实,一条却是呈现出虚幻之态。

  尽管两条锁链都是层层叠叠的刺入了轩辕行的身体,但是他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痛苦之色,反而带着一种冷漠的笑容,目光冰冷的注视着自己的前方。

  那里,赫然有着数之不尽,密密麻麻的修士,正在缓缓的向着他?#24179;?/p>

  “该死的道尊,竟然在道墟设下了埋伏,将我给抓住,看来应该是为了利?#26790;?#26469;要挟小师弟!”

  “可恨,这两条锁链,一道锁住了我的生,一道锁住了我的死,?#26790;?#26681;本无法挣脱!”

  “不过,要是能死在这些杂碎的手中,虽然有点憋屈,但是至少不会让小师弟为难,可我就怕,这些杂碎杀不死我啊!”

  “嗡!”

  就在轩辕行话音落下的同时,一道朦胧的彩色光芒,骤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将他包裹了起来。

  而在光芒包裹之下,那两条缠绕住他身体的锁链,也在一点点的从他的身体之中抽离出来。

  只是这个过程非常的缓慢,而锁链每抽离出一寸的距离,都会让轩辕行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一下。

  但是,轩辕行的脸上却是露出了狂放之色,朗声开口道:“前辈放心,轩辕定当竭尽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