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里,罗涛不禁就问:

  “不应该啊,说给就给吗?那你老爸也太老实了啊!”

  “哎,罗大神仙有所不知,我爸那会儿简?#26412;?#26159;鬼迷心窍,成天围着那耿金莲屁股转悠,生怕怠慢了,把肚子里的孩子伤着。”

  黄刚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愤恨说道。

  这耿金莲后来一看老黄灿不准备将自己纳入黄家,于是主动出击,找到黄刚的母亲一顿闹。

  这黄刚的母亲跟随老黄灿出生入死的,一路打拼,好不容易看着黄刚也长大了,老头儿的事业也蒸蒸日上了。

  没想到半路里杀出个耿金莲来,人又年岁大了,经不起这么折腾,一下子脑溢血,死在医院里了。

  这下子倒是成全了老黄灿和耿金莲。两个人在黄刚的母亲去世之后,立刻登记结婚,甚至还把老黄灿名下的财产分出来一部分给了耿金莲。

  可是这根本就满足不了耿金莲那膨胀的欲望。

  她一看自己的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说什么也得给孩子再多捞点儿啊。

  于是又跟老黄灿闹腾起来了。这一闹腾,非但没有闹腾得老黄灿分给她什么,还把老黄灿给闹腾得一命呜呼了。

  《酷mI匠`y网正》#版J*首O发0

  这老黄灿一死,你就消停一点儿吧,她不——

  她生下了孩子之后,立马跟公司里的大股东打得火热,最终商议着要将黄刚置于死地,然后整个公司就?#20260;?#26469;掌管了。

  耿金莲的如意算盘打得山响,却没想到又从半路里杀出罗涛这么个程咬金来,连续破坏了那耿金莲好几次针对黄刚的暗杀计划。

  耿金莲都要气疯了,连续摔了五六个玻璃酒杯,弄得她身边的人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尤其是跟踪黑寡妇和梁成的人回来跟耿金莲一汇报,顿时将其气得七?#20185;?#28895;,大骂自己找来的人都是笨?#21834;?/p>

  按说一个小县城的地产商的小三儿而已,怎么能够接触得到黑寡妇甚至梁成那样的人呢。

  这还得说耿金莲在认识黄灿之前就认?#35835;?#20960;个小姐妹,都在县城的KTV里面陪酒。

  这其中一个姐妹认?#35835;?#19968;个人,那人很有门道,认识很多?#21280;?#20154;认识不到的人,比如黑寡妇啊,梁成啊之类的。

  所以当耿金莲为了保护自己,向这个小姐妹求救的时候,通过那个人就请了黑寡妇和梁成了。

  黑寡妇就别说了,这梁成在琅琊山实验室里被罗涛给惊走之后,一直想要再给蛔虫立功,于是就跑到泽莘县来敛?#35780;?#20102;。

  至于怎么敛财,那当然是通过高瘦子韩广田控制那些女人来做了。

  当黄刚说到这些情况的时候,罗涛就把其中的细微末节猜了个七七八八。

  然后罗涛微微一笑,对黄刚和黄毛吴亮传音说道:“二位一会儿听我安排,尽情?#38498;齲?#26377;什么问题,我都会给你们解决了的,千万不要瞎闹,坏了大事儿。”

  黄刚和黄毛吴亮,看着罗?#25105;?#26412;正经的坐在那里,可是耳朵中却听到罗涛的说话,顿?#26412;?#20026;天人。

  两人猛点其头,大气儿都不?#39029;?#20102;。

  不过这可不是罗涛想要的,看着菜上来了,酒也上来了。

  罗涛主动拧开瓶子,给他们俩倒满了酒,端起酒杯来,高声叫道:“二位,多谢两位的盛情款待,我这里就先干为敬了。”

  话完,笃笃笃,一口气就把高脚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黄刚和黄毛吴亮一见罗涛这么豪爽,顿时也都跟着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

  还不?#28982;?#21018;和黄毛吴亮放稳酒杯,罗涛就又拿起酒瓶子给他俩满上了,三人又是一饮而尽。

  如此三四杯酒之后,黄刚和黄毛吴亮就盯不住劲儿了,身子一趴,头一歪,栽倒在酒桌上不省人事。

  罗涛看着俩人都倒下了,自言自语的说道:“切,还?#30340;?#21917;呢,这么点小酒酒就完蛋了,真没意思。没人陪着喝,那我自己喝!”

  话完,咕咚咕咚,又干了两大高脚杯的白酒,咣当一声瘫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罗涛、黄刚还有黄毛吴亮,三个人,喝了几杯白酒,然后就都醉倒了。两个趴在桌子上,一个醉倒在地上。

  整个?#32771;?#37324;出奇的安静下来,足足过了有五分钟之后,?#32771;?#30340;门突然开了。

  先前那个?#30528;止?#20107;儿走了进来,挨个儿在罗涛等人身上摸了摸?#31373;ⅲ?#36825;才放心打开了房门,对着外面轻声喊道:

  “夫人,请进!您看,这是不是就是您要收拾的三个?#19968;錚俊?/p>

  咔哒,咔哒,咔哒,随着清脆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的响声,耿金莲在一众保镖的围护下走进了这间屋子。

  “没错,就是他们。把他们丢进泽莘县城的护城河里喂鱼吧。”

  耿金莲看着黄刚还有黄毛吴亮以及罗涛,充满了恨意说道。

  呼啦——冲进来五六个黑衣保镖,抬起黄刚?#28909;?#20154;来就要往外走,只?#19978;?#36208;了还没三步就倒在地上昏过去了。

  “啊——白默喜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虽然说耿金莲心肠狠毒,总想着排斥异己,将跟自己不是一条心的黄刚母子给害得阴阳两隔,可是却真心没见过人昏死过去。

  被耿金莲叫着的白默喜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明明给这三个?#19968;?#25918;了足量的蒙汗药了,那就不该出问题了,怎么还是出问题了?难道真像是他们说的,这冤死的鬼不会轻易?#19979;?#21527;?

  想到这种可能,白默喜不禁额头见汗了。草,千万别出幺蛾子吧!老子好歹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怎么偏偏这回就要出事儿呢?

  这白默喜也不含糊,直接跪在地上,望着空中祷告起来。

  “三位,三位,不是我白默喜要害你们吃酒,实在是你们生在这世间有些多余。还请你们大人大量,早死早超生去吧。”

  话完,倒是不啰嗦,梆梆梆的在地上磕起头来。

  罗涛听着这白默喜的话,心里这个乐。

  不过也挺生气的,什么?#24515;?#20204;生在这世间有些多余啊。上天有好生之德,众生平等,怎么我们生在这世间多余了呢?

  “白默?#29627;?#20320;可知罪?竟然敢勾结奸人残害你家罗神仙,你难道不想你老娘长寿了?”

  微信搜“酷匠网?#20445;?#20851;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