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之上,一条大船?#35780;?#32780;来,船头一位书生打扮的中年男子身影掠出,略显苍老的脸庞上,似是带了一抹急迫。

  随着他身影落来,大船上又走下几人,只是毫无例外,这些人竟皆是炼元层次的修士。

  “这是…”

  秦阳早已对这北江末游十?#35828;?#30340;势力了如指掌,可今日却见了这般多的陌生强者,不觉心?#23376;?#22810;了几?#25351;?#24936;。

  计划再多,终有纰漏,这修真者的道,当真是步步危机,处处惊险。

  任秦阳思虑周密,终究是没算到这突然多出的诸多?#21482;觥?/p>

  “又是你!!”

  待看到来人,?#21069;?#34915;女子脸色顿时一凝,只是手中水链却?#31350;?#28040;散而去,一双眼眸里突然多出一抹狰狞怨恨。

  看到这一幕,秦阳暗感诧异,以这白衣女子的实力,绝不可能畏惧几个炼元修士,哪怕那中年男子的修为不弱于周云扬,也断不可能在她手里挣扎片刻。

  可看她此时模样,却似有些忌惮来人一般。

  “呵呵!白二小姐今日怎么有闲心跑到十?#35828;?#26469;?!”中年书生看了一眼秦阳,又看了一眼周云扬,突然朝着白衣女子淡笑道。

  闻言,白衣少女黛眉微簇,眼中杀意一闪即逝,可最终却只是冷哼一声,狠狠瞪了秦阳一眼。

  “今日算你好运,可你杀我族人,此仇不共戴天!”

  话落,白衣女子突然转身踏江而去。

  望着那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美貌女子,秦阳眼中只剩诧异疑惑,只是心底危机,倒也悄然散去。

  “你就是秦阳?!”中年书生同样轻松了口气,对着秦阳道。

  “不错,不知阁下是?!”

  秦阳眉头轻皱,只是一双?#32456;迫?#22987;终紧握,显然心底也?#21069;蛋到?#22791;着。

  “呵呵,不知你可曾见过我师兄,矫今行?!”

  出乎秦阳意料的,此时那中年书生脸上突然绽出一抹笑意,原本紧绷的气氛,瞬间缓和下来。

  “曾有一面之缘!”秦阳眼眸微凝,没想到这看似年老的中年书生竟是矫今行的师弟,心中顿感一阵诧异。

  “你是何人?所来何事?!”

  见?#21069;?#34915;女子竟被眼前书生惊退,周云扬脸上的冷漠顷刻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淡淡的忌惮与凝重。

  “西元岛,李博?#27169;?rdquo;

  中年书生淡笑一声,转头看着周云扬,“你堂堂飘渺宫护法,跑来北江末游,就为了杀一个后辈小子?!”

  “关你何事?!”

  周云扬冷哼一声,似乎并未将这李博文放在眼里。

  他曾听过后者的名头,神机门弃徒,西元岛之主,炼元七层的人物。

  “呵呵…”

  李博文摇头一笑,丝毫不恼,他虽比周云扬低了一层境界,但神机门的手?#21361;?#20174;来不只是修为层次,?#36864;?#20004;人交手,李博文也断不会落入半点下风。

  当然这一切,原本就是那红衣女子算计好的,否则若是来个比周云扬修为低的,今日也不可能保住秦阳。

  “李博?#27169;?#25105;听?#30340;?#26366;在神机门修行,不过我劝你,还是少管闲事!否则…”

  周云扬眼中杀意涌荡,语气里的威胁之意毫不遮掩!

  “我既然敢来,自然就不怕你!秦阳与我师兄有?#21097;?#33509;是在我面前被杀,似乎有些不太合?#21097;?rdquo;

  李博文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面对炼元八层的周云扬,并无半分畏惧。

  “找死!”

  周云扬眼眸一凝,他对小黑手里的宝刀志在必得,今日莫说一个神机门叛者,?#36864;?#26159;神机门亲传弟子在此,他也照杀不误。

  一股威势,无形散开。

  “李岛主!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与矫今行算不得认识,更没有丝毫情谊可言,眼下这?#19981;?#27700;,您还是别淌了!”

  秦阳苦笑一声,说到底,他从不是?#19981;?#27424;人情分之人,而且这李博文身上的波动,远没有周云扬汹涌澎湃,想来境界定是不如后者。

  若是今日他因自己而丧命此处,秦阳心底总会感觉亏欠。

  “嗯?!”

  李博文神色一愣,看向秦阳的目光里隐隐带着一抹诧异。

  此时他倒是有些明白了,为何矫师?#21482;?#30475;重一位炼元二层的少年。

  他的身上,倒有几分宗门弟子少有的风骨。

  “哼!听到没!人家根本不领你的情分,我劝你还是趁早滚开吧!”

  周云扬冷笑一声,语气戏?#23454;?#36947;。

  方才他虽表现出一副盛怒出手的架势,但其中却多是些虚张声势。

  别人不知晓神机门的手?#21361;?#20182;可极为清楚,这一门任何一名修?#21487;?#19978;,都常带着些机关傀儡,威势恐怖,甚至其中许多,还要比主人的战力更加可怕。

  “呵呵!”

  李博文摇了摇头,却并未再多说什么,此时他倒也想要看看,这个炼元二层的少年,究竟是有真本事,还仅仅只是虚张声势。

  “小子,?#24616;?#23558;这小娃交给我!你我恩怨一?#20351;?#38144;,否则今日定让你葬身此处!”

  见李博文站在一旁,以一副?#24616;?#32773;的姿态看着眼前一幕,周云扬一声冷笑,抬头看着秦阳,周身气势陡然汹涌而出。

  酷^匠网永g)久)●免;|费!s看Q;小h说…0J{

  “休想!”

  “哼!今日我若得不到他,定会将他的秘密告知天下,到时候,嘿嘿嘿!!”

  周云扬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却是令秦阳心底杀意再难抑制,甚至眼眸中都是闪过一缕猩芒,恨不得立马将这周云扬抽筋剥皮,挫骨扬?#25671;?/p>

  纵使你是炼元八层又如何?

  便是筑基强者,若想伤他,我亦将你碎尸万?#21361;?#24724;生此念。

  只是很快,秦阳便将心?#36861;?#24594;尽数压下。

  他并没有抹杀周云扬的信心,也不可能当着李博文的面施展妖身。

  只是此时此刻,这周云扬已经上了他必杀的名单。

  不论过去多久,也不论身在何处,秦阳必要亲手将他捏碎。

  远处,李博文眼眸一凝,心底突然生出一丝寒意。

  在方才某一瞬,他突然感觉眼前的少年似是变成了一头野兽,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嗜血的杀意。

  只是片刻后,却又平静的如同北江中的礁石,仿佛亘古如是。

  “不错!”

  能够凭借一时愤怒暴起杀人的,这世间比比皆是,甚至连一些江湖草莽,也能凭着胸中一口不平气,做出些平日里想都不敢想的?#34385;欏?/p>

  只是这些人,大多数都死了。

  冲动,是修真者大忌。

  假若方才秦阳盛怒出手,李博文自然也不会让他死在此处,只是对他的评价,也不过是个热血青年罢了。

  可眼下看来,这个少年身上,倒的确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20445;?#20851;注后发作品名称,免?#35328;?#35835;正版全?#27169;?#26356;新最快!
冬日暖阳来说: 求果实!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