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是丁浩。

  丁浩不是已经被自己废了吗?

  怎么现在却能活生生的站在这内门的广场,而且从丁浩体内的那阵灵力波动来看,一点也不像是经脉尽毁,丹田碎裂的样子。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萧然心中,充满了疑惑,那日擂台之战,丁浩体内?#26408;?#33033;与丹田,可是自己亲自出手捣毁的。

  按理来说,丁浩别说修?#35835;耍?#36830;站起身来,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34385;椋?#20294;是刚才丁浩从自己身边走过,若隐若现的灵力波动,却明显说明了,他依旧是一位武修。

  难道,丁长老有什么灵丹妙药不成?

  经脉毁灭,丹田破碎,这样的伤害,若是想要医治好,没有特殊的丹药那是绝无可能的。

  而且,就算是治好了,也不可能在十日之内,就恢复成如此的样子,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萧然眉头一凝,心中疑惑不已。

  就在这时,走在前方的丁浩,脚步却骤然停下,随后他身?#25105;?#36716;,朝着萧然所在的位置看了过来。

  接着,就看见丁浩嘴角不停地蠕动,像是在说些什么,由于距离太远,再加上周围人群嘈?#30001;现兀?#33831;然并没有听清。

  但是有一点萧然敢肯定,那就是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丁浩这种人嘴里,又能冒出什么好话来。

  丁浩站在远处,大概说了一会儿之后,目光一寒,?#25104;?#31361;然就变得狰狞起来,随后?#22270;?#20182;发出了一阵笑声来。

  声音不大,但这一次萧然却听清楚了,那是一道令人厌恶的声音,给人一?#20013;?#24694;诡异的感觉。

  笑声停下之后,丁浩便不再继续停留,转身便随同人流,消失在了这片广场之上。

  萧然愣在原地,久久不能自拔,要不是夏流叫了他一声,恐怕他能够站在这里,思索好一会儿。

  “老大,你没事吧?”见到萧然有些心事重重,夏流不由皱了皱眉,关切的询问了一声。

  萧然回过神来,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然后他看了夏流一眼,“我没事。”

  声音落下,便又有两道身影走了过来,其中一人,正是萧然的那位师妹拓跋玉,而另外一人,除了拓跋战还能有谁。

  只见拓跋战缓缓走来,脸上却充满了鄙夷不满,嘴里碎碎念,像是在埋怨着什么。

  等走进一听,他们才得知,拓跋战的埋怨是什么。

  原来,看到刚才宗主与大长老的赏赐之后,拓跋战心里就有些不平衡了,同样?#21069;?#20837;了师门,为什么他拜入武痴门下的时候,就只有一块普通的身份玉牌,实在是有些坑徒弟了。

  经过这一次的拜师典礼,拓跋战已经暗下决心,等见了他那位师尊,就要好好的与之说道说道,看能不能?#20063;?#22238;些什么。

  得知拓跋战的这些想法后,萧然心中也是一阵无语,看来这拓跋战撒泼起来,与夏流还真是有的一拼了。

  “我说老战,你就别在那儿叫苦了,你知道当初我那个师尊收徒的时候,许诺了多少?#20040;Γ?#32467;果到现在没有一件兑现了的。”夏流在一旁看着拓跋战,露出了一副心心相惜的感慨。

  回想起当初选择师门,最后拜入白长老门下的画面,夏流此刻心中还真是有些心生悔意了,早知道就不该那么早选择师门了,那样也就可以找个有权有势的长老做师尊了。

  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只能是认命吧。

  想到这,夏流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与无奈,随后便听见他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之声。

  倒是一旁的拓跋玉,见到两位哥哥选了师门,拜了师尊,心中别提有多么的高兴了,尤其是那两位哥哥的师门,在这个玄天宗,还是最厉害的。

  一想到这种情况,拓跋玉就忍不住轻笑起来。

  听到这阵笑声,萧然眉头缓缓舒展,不再去想关于丁浩的?#34385;椋?#21482;见他也是淡然一笑,今天的日子,确实值得开心。

  兴奋到一个点上,夏流便有了提议,说是这么好的日子,若是不好好庆祝一番。

  其他人转念一想,也是这个?#35272;懟?/p>

  而后,夏流又说了一句,“老白?#26408;?#24211;中,可是有些陈年佳酿,这两天老白?#23637;?#20462;?#35835;耍?#25105;就做一回主了,带你们去欣赏一下老白?#26408;?#24211;。”

  听到这里,萧然心中的一个疑惑解开了,难怪今日的拜师典礼上,没有见到夏流的师尊白长老,原来是在?#23637;?#20462;炼去了。

  随后,众人一合计,觉得夏流所言,有几?#20540;览恚?#20415;随着夏流一起,来到了白长老的府邸宫殿。

  一入宫殿,夏流便充当起了向导,一一为众人介绍了一番,园林中的设计以及府邸中的宫殿分布。

  很快,夏流一行人穿过了层层的宫殿,来到了一处别院之中。

  眼前这座别院,一进入其中,便感觉到了一股潮湿之气,而在别院的正前方,有一座老旧的厢房。

  就是这样一间老旧的厢房,竟然有两名护卫把守在门口。

  其中一名护卫,见到夏流带着一群人到来,先是一愣,然后开口?#23454;潰骸?#22799;公子,?#35828;?#20035;是府中禁地,夏公子还是带人赶紧离开吧。”

  作为府邸的护卫,他自然是认识夏流的,但是这一处厢房,白长老可是千叮咛万嘱咐,没有允许之下,不能让任何人靠近。

  所以,当这名护卫见到有人来此,便发出了逐客令。

  夏流闻言,挤了挤眉头,然后往前踏出一步,气势汹汹的瞪着这两名护卫,然后说道:“你确定要我离开?”

  “职责所在,夏公子不要为难……?#34987;?#21355;眼神坚定,依旧是表达了拒绝之意,然而话刚说到了一半,那名护卫却突然浑身一颤,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

  只见房顶之上,一道跳动的身影,不停的飞掠而过,最后落在了这座别院之中。

  竟然是一只妖兽。

  萧然目光一凝,眼前的这只妖兽,他倒是有几分印象,仔细想想,这不就是夏流豢养的那只妖兽坐骑,青狐妖与青妖狼所谓的爱情结晶。

  这才一段时间未见,没想到当初那只妖兽,竟然已经长成了如今这般凶狠的模样了。

  看着这只妖兽,萧然若有所思,也不知道那只被他从狩猎之地带回来的神秘小兽,现在如何了。

  从狩猎之地回来,萧然就将那只小妖兽,藏在某处隐秘之地喂养,但由于这段时间琐事颇多,这也让萧然并没有时间去看看那只小兽。

  想到这里,萧然决定,等这次?#21890;?#23436;白长老?#26408;?#24211;之后,便回去看看那只小兽,毕竟是自己将其带出狩猎之地的,还是要付些责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