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的好阳光,透过玻璃直直的照在?#24050;?#21069;。我揉揉疲倦的眼睛,摸出手机一看,已经十点半了。我有些好奇?#19979;?#27809;有为什么没有喊我起来。我喊,“?#19979;瑁?rdquo;没人回答。我从床上起来,简单的洗漱穿衣。我看着镜子里没有精神疲倦不堪的自己,无奈的笑笑。我忽然想起自己头受伤后第一次洗头,洗掉了一大块沾在头的血迹。

  我打算去楼下简单的吃个早午饭。然后下午的事下午再说。

  我偶然的瞥到电脑,昨晚并没有关。QQ企鹅跳动着,我自然的点开。

   是一个叫张纯的发来的,“醒了到你?#34915;?#19979;那家西餐店和我见面,我在二楼一号包间。”

  ……

  ???

  我记得肯定绝对我是没有加她QQ的,怎么可能会莫名其妙成为我的好友?而且她还知道我住哪里,直接要和我见面?而?#19968;?#22312;贼贵的西餐厅?会让我付钱吗?万一对方是个男的又怎么办?她是不是一直都在偷窥我?不然怎么叫,醒了之后?

  我感到一阵恐惧,不自主的打了个寒战。

  但是,既然她选择在我?#34915;?#19979;见面,又会不会是个好人?是不?#21069;?#24651;我啊?我突然又感到很激动。?#39029;?#21040;卧室脱下了三天没洗的外?#23383;?#25509;换了件表哥才送我的新款就出了门。

  我很快到了那?#20063;?#21381;。服务员很积极的走过来问我几位。我笑笑说在二楼一号有朋友订了包间,就自己走了上去。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是轻手轻脚的走上去的,我站在门口,不知道是敲门好还是直接推门进去好。而且我对门后的她有点莫名的害怕。

  要不要回去?我想。我回头看了看楼下,刚刚的几个服务?#38381;?#22909;奇的看着我。我感到有些尴尬,就推门走了进去。

  我看到的是一个扎着简单马尾没有化妆穿着黑色衣服黑色裤子黑色鞋子戴着黑色眼镜的感觉长的还可以的大概年记比我大点的,姐姐。

  而且我确定?#24050;?#26681;没见过她。

  她看到我进来,微微的笑了笑,说,“把门关了。”

  我关了门之后慢慢坐下了下来。她笑起来蛮好看的,我不好意思看她。

  “是文小远吧,我叫张纯。”

  我抬头看了看她,说,“你好。”

  “好的,那我希望我和你说的话你可以保密最好连我们见过面这种?#34385;?#37117;可以不告诉别人。可?#26376;穡?rdquo;

  “啊?”我很懵?#30130;?#36825;是,要表白?

  “可以做到吗?绝对要保密。”她的眼神里充满了“你不能抗拒”,我看着贼不舒服。

  你谁啊你?在我文小远面前装?再牛逼也是个女孩,我是有欺辱你的可能的好吗?

  “你谁啊你,你怎么加我QQ的?”我从她会表白我的幻想中走了出来。

  “我叫张纯,我算是个黑?#20572;?#25152;以加你QQ很轻松。”她回答的倒是轻松。

  “你是不是一直都有偷窥我?你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醒没醒?你找我有什么事?你又怎么知道我QQ账号的?”我心里超级不爽,用这?#32622;?#20196;的眼神看着我?你以为长得漂亮了不起啊?我就是讨厌老师的命令才不学习的,你算个啥啊?

  “没偷窥你,因为没这个必要,我是在早上六点发的消息,我觉得你那时候还没有起来。我找你肯定是有事,所以?#20063;?#38382;你能不能保密。你的QQ账号想弄到实在简单因为我说了,我算是个黑客。”

  呵,小样,回答还挺快。

  “难怪一身黑,土里土气的。”我?#23460;?#35828;着。

  但是她竟然没有生气,还笑了笑,对我说,“我穿黑色不好看吗?”

  我无话可说,因为确?#23707;?#30475;。但是如果不仔细看,她穿着黑色倒是很容易消失在人群中,这倒是挺符合黑客身份的。

  门忽然被推开,一个服务员进来,“要点些什么吗?”

  我还没说话,张纯尽然直接骂了起来,“你有病?你不知道这?#21069;?#38388;?你不会敲门?”

  服务员感到有些懵,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要是随便进出我还要这个包间有什么用啊?你脑子用来生锈的吗?”张纯好像特别的生气。我有些心虚,我刚刚,也没有敲门。。。

  这么一看,张纯对我是真的好……我刚刚还想?#32431;?#22905;的眼神,真是,,?#23383;?#20102;。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想来问问你们要点什么菜。”服务员连忙道歉。

  “两份牛?#29275;?#20840;熟,你可以走了。”

  “好好。”

  服务员点头哈腰的走了。

  张纯又瞪着我说,“你是猪吗?你睡到这么晚的?你知不知道我八点就在这等你了?人家服务员来看了我三次,三次啊!”

  我不敢说话,我感觉自己像是风中的小草,被凌乱的吹着。

  “那你能不能保密我和你见面的事?”她又问。

  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脑子里一闪而过班长的样子,我点点头,说,“能。”

  她也点点头,“我估计你不可能不答应的。”

  “啥?”

  “文小远,你前几天去了派出所拍身份证对吧。”

  “是,你怎么知道?”

  “没拍成,因为照相机有问题对吧。”

  “嗯。所以我现在还没有身份证。”

  “我告诉你,不是照相机的原因,纯属是因为你的特殊体质。”

  “?#29275;?#29305;殊体质?”

  “对,简单的说,就是目前没有任何照相机,摄像机,摄像头,能捕捉到你的身影,就是你不可能被拍到,就这样简单。”

  “啊?#31354;?#19981;是机器的问题吗?”

  “我说了是因为你的特殊体质。”